給社區團購當團長革自己的命?

社區團購像一股洪流,瞬間席捲了中國大地。

各路資本攜巨量資金,紛紛湧入其中。補貼、搶客戶、搶渠道、搶供應鏈……各個平台明暗之間戰火紛飛。

被社區團購首先衝擊的,是菜市場的小攤販們。平台的低菜價,旋渦一般捲走了他們的客戶。補貼還會持續多久?能否堅持到煙消雲散的那一天?即便活到了那一天,客戶還剩下多少?

還有一群人,靠在城市的各個小區開便利店謀生,他們手握客戶資源,是平台們爭搶的團長對象。

從生鮮入手拿到入場券,從高頻到低頻,社區團購平台拓展全品類之心昭然若揭。

最終是敵是友、是團長還是炮灰?數以百萬計的小店主們一片茫然。

洪流席捲

老夏就是這樣一個小便利店主,沒有品牌背書、沒有連鎖背景、沒有獨特的資源,一切都是靠自己半生打拚積累下來的。

老夏今年五十多歲,在武漢市青山區的一個小區大門口開了一家便利店。十多年前,他從老家黃岡來到武漢,一直在武漢三鎮輾轉開店。3年前,從漢陽來到青山,租下了這個百餘平米的小店。

今年以來,社區團購像一陣狂風席捲中國,各路資本紛紛在這個“零售業最後的機會”瘋狂撒錢。

在巨頭們看來,買菜足夠高頻、市場空間足夠大、未來想象無限。

事實上,社區團購的商業模式,已在中國發展多年,曾有數千家創業企業上陣搏殺,走過“千團大戰”的上半場,一路屍橫遍野。

今年的疫情導致全民居家,團購的需求集中點燃,居民的消費習慣意外被培養出來。

經歷過封城的武漢,則成為疫后各大社區團購平台搏殺的主戰場。

今年春節,老夏沒有回老家,小超市也關了幾個月,只有老客戶急需的生活物資,他才通過小店的窗口遞出去。

老夏不怎麼關心新聞,互聯網和資本大佬們正在乾的大事他也不懂。早在去年,興盛優選的BD(商務拓展人員)就找過他,邀請他加入做團長。“我做自己的生意,弄不明白他們想幹啥,沒答應。”

今年4月,小店開門營業后,不斷有社區團購平台的BD上門。“我不想參加,互聯網我也玩不明白。”BD們一再告訴他,不需要花很多時間,也沒技術難度,只幫忙收發貨,坐着就能掙錢,老夏答應試試看。

現在,老夏是美團優選、盒馬優選和橙心優選三個平台的團長。小區的居民在這些平台上下單,第二天,平台將產品打包送到老夏的店裡,居民上門自取。

冷處理

在武漢開了十幾年便利店,老夏賺了些錢,在老家蓋了一棟房子,前幾年在武漢買了一套商品房。

他的智能手機屏幕已經開裂,上面的文字蒼蠅般大小,打開微信,是密密麻麻的團購群消息,各個群上標註着紅色的未讀信息的数字,“太多了,根本就沒時間去看。”

現在這個百餘平米的便利店,裏面的貨物堆得滿滿噹噹,都是小區居民生活的必需品。下午,生意冷清,偶爾有顧客上門買一包香煙或一瓶飲料。

在這個有上千戶居民的小區,內外有好幾家規模相當的小超市,誰家更方便、價格更優惠,才能贏得更多生意。

雖然,已是三個社區團購平台的團長,老夏對此並不是很上心,每天只有幾個或十幾個訂單。“年紀大了,這些新東西我不是很會弄,也沒有精力去管。”他打開一個平台的後台,十多天過去,只有幾十元收益。

“我有這麼大的超市要管,我不可能像別人一樣,指着社區團購賺很多錢。”老夏很清楚,自己身後的這家超市,才是一家人生活的來源。

在這個城市,每個小區門口的店主,都是各個社區團購平台爭搶的團長。他們長期在小區堅守,有穩定的客戶資源,有時間、有場地,也有掙錢的慾望。

而在社區團購大戰白熱化的當下,各個小區的團長沒有唯一性、不排他,只要有時間、有精力、有資源,都可以成為團長,廣場舞大媽、全職在家帶娃的寶媽等,都紛紛加入團長大軍。

老夏雖然不是一個合格的團長,但自己掌握的幾百人的微信群他視若珍寶。有平台的業務員,想要老夏拉他入群,被嚴詞拒絕,“把他們拉進來了,還有我什麼事兒?”

炮灰?

老夏所在的小鎮,與武漢市相鄰,親友之間互相幫帶,在武漢市形成了“小超市大軍”。

今年,社區團購成為了老鄉們討論的熱門話題。短期內,或可以給這些小超市的老闆們帶來可觀的額外收入,但長期呢?他們都看不清。

洪流勢不可擋。數據显示,2020年,社區團購規模預計翻倍增長至720億元,兩年後,將超過千億。興盛優選、美團優選、多多買菜等平台,已掌握了先發優勢,加速在全國範圍內攻城略地。

中國的互聯網發展至今,外界已逐漸看透大佬們的玩法。燒錢—低價吸引客戶—漲價收割,資本不是慈善家,利益是他們永恆的追求。所以,薅羊毛都是暫時的。

滴滴出行打市場的血腥場面仍歷歷在目。補貼出租車司機,完成用戶習慣的培養,隨即吸引社會車輛加入,搶走了出租車的生意,的哥成為了滴滴成長史中的“炮灰”。

“我們現在幫着社區團購做事,以後會不會也落到車的士司機的下場?”老夏的擔心不是杞人憂天。

從蔬菜、水果等生鮮入手,玩家們拿到了社區團購的入場券。大浪淘沙,還留在下半場的平台,團購品類快速擴張,從高頻到低頻順勢而為,手已經伸向了老夏的小店。

在前不久的一封內部信中,十薈團CEO陳郢就已明確,社區團購打的是整個電商市場。即全品類的,從城市到農村的整個電商市場。

“他們現在的很多東西,都和我店裡的相同,價格甚至比我的進貨價還低。”老夏已經感受到了與平台的正面競爭。

老夏還沒有詳細盤算過,社區團購到底搶走了自己多少生意。“原來兩箱雞蛋三两天就可以賣完,現在要賣一周。”

距離老夏小店不遠有一個菜市場。下午,市場冷冷清清。

李大姐已經在這裏賣了十幾年雞蛋,社區團購對她的打擊幾乎是毀滅性。“原來,我的雞蛋是論斤賣,現在論板賣,根本賺不到錢。”李大姐划拉着手機,“你看,他們的雞蛋賣這麼便宜,肯定虧本,我怎麼可能斗得過他們。”

老夏和李大姐一樣,從沒通過社區團購買過菜。老夏是因為習慣了菜場的挑挑揀揀,而李大姐,則是一個弱勢群體最後的堅持。

【本文作者范建,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:斑馬消費授權發布,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,轉載請聯繫原出處。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立場。如內容、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,請聯繫(editor@zero2ipo.com.cn)處理。】【其他文章推薦】

※懶人包!讓你更了解台北當鋪,台北汽車借款,台北機車借款,台北借錢相關借貸流程!

※借款不求人士林當鋪,政府合法立案利息低

台中當舖全年無休24小時典當服務

※想知道台中借款合法經營政府立案有工作即保証借的當舖在哪裡?

屏東當舖借錢借款、屏東房屋二胎相關的諮詢管道在哪裡?

信用卡換現金可以分期嗎?

※企業有資金缺口需求,屏東支票貼現助你渡過難關!